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少妇小说  »  强暴林莉茹
强暴林莉茹

强暴林莉茹

又是一年一度的大学迎新注册日,各大小兴趣学会、宿舍的学生会都在校园每一角落招收会员;不过最落本宣传的,都是那些宿舍的学生会,除了一式的制服、精美的纪念品外,还会借用课室作「示范单位」,在里面摆设得像是宿舍的房间,细至摆设,大至床铺和书桌也有,与真的宿舍房间无异。

  来年是二年级生的罗灿,本来有意扮新生回校「骗取」纪念品,奈何有暑期工在身,结果回到大学,已经黄昏六时多,大多学会摊位都收工了。「算了,找Franc喝杯东西吧!」此时,一把少女的声音在后面响起:「先生,你是新生吗?」罗灿转身望望,却见一位高挑的女生,穿着一套黑色套装,一望就知是SJ宿舍的人,不过罗灿在记忆中却知道她正是好友Franc林卫东的家姐林莉茹;当然,林莉茹却不认识他,因为他也只是在林卫东的相簿中见过对方。

  罗灿彻底地装扮起来,回答一句「是」,林莉茹喜出望外,像是捕获漏网之鱼一样,开始努力推销她的宿舍,罗灿煞有介事地扮作犹豫,林莉茹便力邀罗灿:「不如你到我们的『示范单位』看看吧,再作决定。」罗灿也点头和应。

  「示范单位」内一应俱存,罗灿甚至觉得比真的还要好;林莉茹请罗灿坐下后,递上一叠SJ宿舍的纪念品,坐在他旁边,便继续她的游说工作:「其实我们宿舍……」罗灿暗中在笑,其实他的目的可谓达到了,他根本无心听林莉茹的讲解,反是他留意着林莉茹,长长到肩的头发,配上轮廓分明的脸蛋,即使不施姿粉,十分清爽好看;视线往下游,停在她大小适中的胸脯上,更觉她很完美。「不行了,我要把她……强奸!」偷眼打量四周,没有其他人,门也关了,他便把视线拉回,策划行动。

  兴高采烈地讲解的林莉茹,看见这男生有点不轨企图,戒备地问:「先生,你……」罗灿已扑过来,林莉茹惊呼,往后缩,反而二人顺势跌在床上,罗子郎压在她背上。

  林莉茹大叫:「救命……」只有一声,罗灿已用手从后封住她嘴巴。

  不过林莉茹的叫声,始终惊动了外面一个人,这人走进房内,与惊惶的罗子郎相互对视,那男的关上门,皱眉地说:「原来是罗灿和阿然吗?」罗灿也在苦笑,「你会告发我吗?Franc。」林卫东锁上门,一边走向床上的男女,一边微笑地说:「不,不会!」走到他们旁边,补充说:「我一直都对家姐有兴趣。」说罢,一手掀起他姐姐套装的裙。

  罗灿大笑,故意放开努力挣扎的林莉茹的嘴巴,她大叫:「是阿东吗?快救我!」可是她已感到下体凉凉的,内裤已被人扯下,她惊得叫:「停手啊!」上身被罗灿压着,动弹不得,惟有两脚在乱踢。

  林卫东用双手按着林莉茹吊在床边乱踢的双脚,使她两腿张开,再仔细欣赏他姐姐的肉穴;罗灿便对林莉茹说:「你平时有欺负你弟弟吗?他准备对你的『妹妹』报复呢!」林莉茹已吃惊得很,叫说:「不会的!阿东,快放我!啊啊啊……」林卫东已伸出舌头,不停在舔她的阴唇,处女的林莉茹自然地叫出来后,又即时强忍自己下体所受的刺激,可是林卫东一啜,林莉茹已双手抓紧床单,放声呻吟。罗子郎也不浪费时间,一手照旧按着被施暴者,另一手把她套装的拉链拉下,不停摸她白雪雪的肌肤。

  「停手呀!啊……我求求你们……不要……强奸我……」其实林莉茹的阴道已经被林卫东舔得老实地分泌密汁,慢慢的流出,林卫东一一啜去;尽管林卫东拿开双手,去摸林莉茹屁股肉团,林莉茹双脚也没意思合上。「原来姐姐的屁股是这么弹手幼嫩!」竟然从裤中抽出自己的勃起的阳具,对准林莉茹后穴,一下就往内插。

  「啊呀!痛死我了!救命啊!」林莉茹十分抗拒她弟弟的阳具,屁股不断想把它迫出,但是这种反弹只是适得其反,增加了林卫东的兴奋,他更努力往内插去,林莉茹只有双手握着拳头,低头死命在叫「痛」。

  可是最初的强暴者已在床上跪在她面前准备好,罗灿抓住林莉茹的头发,把她的头掀起,不断在叫的嘴巴,已被罗灿的粗壮阳具塞着,伏在床上的林莉茹舌头不断想把罗灿的巨物顶出,身体也强烈扭动,仍摆脱不了两名施暴者上下攻势,林莉茹只得无言地妥协,伤心地流出眼泪来。当然他们不理会受害人的心情,在各自的目标「洞穴」,不停前后抽插加快速度以增加快感。

  「嗯!」二男不约而同地把精液射出。罗灿及时把阳具抽出,数吋长的阳具就在林莉茹面上不断喷射,为她「颜面」,至於林卫东则忍不住,精液灌进姐姐的屁股内,直至「宝枪」软下来才抽出。

  林莉茹失神地伏在床上,身上尽是男人的污秽液体,她受了打击,但最重要的是,她竟然在二男射精时,也老实地泄了出来,早已流着分泌的阴道竟无耻地喷出大量爱液,床边全都被她的分泌弄湿了。

  可是林莉茹也没有因强暴者发泄了而得到自由,罗灿把她翻转身,林莉茹微微反抗,可是早已松开的衣服都被罗灿扯下,胸围也起不了作用,也被扯破了,两个丰满的肉峰已经弹出来,加上她双脚无力合上,简直在引诱着强暴者进一步侵犯她。

  「难道他们还未满足……」就在林莉茹心想时候,罗灿便伏在无力反抗的林莉茹身边,一手就搓摸她一边乳房,另一手的手指已不客气地插入林莉茹未开苞的阴道。

  「啊!很痛……撕裂了!撕裂了!啊!停手……」「那么你真的想我停吗?」罗灿知道林莉茹神经回路乱了,她现在只懂合上眼,不停摇头在淫叫,罗灿每加一只手指插入林莉茹阴道中,林莉茹肉壁迫压着他手指的力度增强,她便更受刺激,更发狂地扭捏身体;罗灿的舌头也已在林莉茹涨起的乳头上打圈。

  「啊啊呀……痛……但又很……兴奋……」

  林卫东也在赞赏同伴:「厉害!不用催情药已令平时斯斯文文的姐姐变成荡女!」他休息完毕后,也像罗灿般用手托着林莉茹另一边乳房不停地啜,他可以感到林莉茹的乳头,在他口中突涨,而他另一手也来回抚摸她大腿内侧、沾满她爱液的敏感嫩肉,林莉茹只有喘气呻吟。

  罗灿玩弄林莉茹阴道的手指抽开,转而摸她大腿,下体一阵空虚感,使林莉茹即时哀求:「不要……停……我……我……我……」罗灿奸笑:「那么你自慰给我们看吧。」林莉茹双手慢慢伸往下体,罗子郎在她阴唇上轻轻弹了一下,林莉茹即时顶不住把手指插进自己阴道,她的自慰动作甚至比罗灿做的更激荡,三人六手在狎玩她身体,林莉茹淫叫得更大声:

  「啊啊啊啊!」

  罗灿便对林卫东说:「看!你姐姐应该可以了,我想干她干得激烈一点,你没意见吧?」林卫东笑答:「我始终是她弟弟,由你决定吧,我也再想玩玩姐姐身体其他部位呢!」二人商量好了,便把衣服脱过精光。罗灿立刻行动,他捉往林莉茹双手抽起,停止了她的自慰,林莉茹下身性欲欲罢不能,即时难堪得拱起纤腰,乱叫:

  「让我泄!让我泄!让我泄!」

  罗灿说:「就让你爽到死吧!」二话不说,阳具堵塞了林莉茹喷出分泌的阴道,罗灿阳具的粗壮使林莉茹进一步崩溃,相对地,在她紧与窄的阴道内推进,也使罗灿兴奋不已;罗灿抓住林莉茹的腰,用力使阳具在林莉茹阴道内往内顶。

  林卫东也骑在林莉茹身上,自己的宝贝已放在她乳沟中,林卫东挑逗地说:

  「我的好姐姐,一起玩吧!」

  「好……啊啊啊……好……啊啊啊……」姐弟四只手已在用力地抓着乳房,弟弟两只手的姆指都按着姐姐的乳头打转,其余四只手指则一松一紧地抓握她的乳房,姐姐双手只有配合弟弟的动作,而弟弟在姐姐乳沟内的阳具,也因为姐姐双乳紧夹和上下摩擦而隆隆涨起。

  上下身的刺激,令林莉茹快到高潮,罗灿才顶撞她顶峰两三次,林莉茹已要泄了,「不……不行了!我要泄了!我要泄了!啊啊啊……」林莉茹的阴液在窄道喷在罗灿的龟头上。

  同一时间,林卫东也怪叫一声,双手紧紧迫压林莉茹乳房,连带地他自己的阳具也被挤得再次射精,使林莉茹胸口都是,加上之前罗灿的「颜射」,脸上头发口里皆是浊浊的精液。

  罗灿把阳具抽离,未得满足似的直勃指着躺在床上回气的林莉茹,罗灿不满地说:「这么快?……喂,Franc,把春药借我!」林卫东会意,一边从衣服找药,一边说:「还是要用药吗?」林卫东把一瓶交给罗灿,一瓶则握在手中;这种药内服外涂都可以挑起性欲,涂在女性私处特别有效。罗灿把春药涂在林莉茹阴唇,药水渗入,不一会药力开始发作,原本已泄了的林莉茹开始再度气喘吁吁,腰间也开始扭动,阴道便再次流出分泌,罗灿也舔去,舌头甚至伸入去,舔到林莉茹阴道肉壁,令她进一步有触电感觉:「啊……」林卫东坐在床上,也把药倒在自己软化了的宝贝上,双手前后地搓,开始感到一阵阵快意,阳具慢慢再次涨起;他继续用一手搓自己阳具,另一只手沾满催情药的手指把林莉茹脸上二男的精液抹在手指上,然后伸入他姐姐口中,林莉茹已伸出舌头去舔,一次把二男的精液和催情药送进口内。

  「啊呀……干我……我又想要啊……」林莉茹娇声哀求,她已忘记自己是被强奸!双眼半合,兴奋得主动求他人干她,罗灿笑说:「这样才像样。」便把她抱起,早已准备好的阳具从下第二次插入林莉茹阴道。

  「啊啊啊啊呀……好……好舒服啊……」

  林莉茹双脚交叉捆着罗灿,双手揽着他的颈,配合罗灿在扭动身体,由於已经不是第一次被插,加上林莉茹的分泌及催情药,罗灿的抽插顺利很多,肉壁与肉棒的摩擦还是令他们很有快感。

  「大力点干我!加快点干我!我……我要……插我……插死我……」罗灿每每撞到林莉茹阴道尽头时,林莉茹都放浪地淫叫,使林卫东也想参与:「噢!姐姐,我也要来了!」「啊呀……我的好弟弟……你也……你也来干我吧……啊啊……」林卫东已把自己的再涨起的阳具直插欲火焚身的林莉茹的屁股,他的姐姐只有「啊啊」回应;除了前后皆受刺激外,罗灿托着林莉茹的双手抓紧着她的大腿,而林卫东也双手从后搓揉她的胸脯,甚至握起她一边乳房,好让罗灿弯低头去舔她的凸点。

  前后上下左右全身都受到刺激,罗灿和林卫东都抽插了数十下,激烈摆动全身的林莉茹到了最后,「啊啊啊……来啊……我又到了,啊啊啊啊啊啊……」林莉茹的「啊」声足足叫了二十多秒,这次高潮来得更爽,罗灿与林卫东和林莉茹同时到达高潮,屁道、阴道、子宫都分别灌满了二男暴射出来的精液。

  后来二男各自再干林莉茹两三回,林莉茹只有不断地享受性兴奋、体力透支晕倒,然后又被干得兴奋醒来,直至两瓶催情药用尽,二男才把满身精液、催情药和三人体汗的林莉茹送回家。

  【完】